【楼诚】醒来觉得甚是爱你。平行宇宙时间旅行AU。1。

双飞彩翼:

平行宇宙。时间旅行者的妻子AU。


ABO。还是用的灰太太的乾元中庸坤泽。谢谢太太~






 


Time is nothing。 


 


 


1. 


阿诚七岁。


很多年过去以后,阿诚叫他十三哥,是他第一次遇见他的日期,腊月十三。


 


这一年进了腊月,老天爷都不曾开颜笑过,气温直降,初十竟然都下了雪,也是天地不仁,毫不怜悯饥饿受冻的穷人。


十三的时候天又下了雪,桂姨从明家下工回来的路上,天黑路滑,重重地跌了一跤,好在她人还年轻,倒也还能站起来支撑着走回家,脱下衣服看了看,身上也是青了一大片,到了晚间连胳膊带腿都肿了起来。


桂姨叫嚷着让阿诚出门去请大夫,阿诚只能哆哆嗦嗦地裹上衣服往外去,临出门桂姨还喊了声,跑快些,莫要东张西望,仔细你的皮!


阿诚只能迎着雪花,一路小跑出了弄堂,去往隔了一条街的大夫家。可他家又不是什么豪门贵胄,大夫哪愿意大晚上顶风冒雪的出诊,阿诚跪着不管怎么求都求不应这医者的父母心,只是答应若明早天好些了,会去看一下的。


阿诚被轰出大夫家时,雪越下越大了。他不知道回去如何交代,免不了又是一顿数落,只是想着桂姨在家活动不便,万一想喝口热水都没人能倒,又只能加紧往家跑。路上还有前几天没化的积雪,阿诚一脚踏上当即就滑倒了,鞋都飞出去了一只。


他勉强站起来再去找鞋时,鞋已经不知道掉到哪去了,仅凭路上一点光亮是怎么也寻不着。阿诚找了一会,又不敢耽搁太久,只能光着一只脚往家跑。


刚进家门,桂姨就劈头盖脸地骂了起来,“小赤佬,疯到哪里去了,你娘病倒了,连个端茶倒水都不会了,养你有什么用!”


阿诚头发上都是大片的雪,嘴唇冻得发紫,丢了鞋的脚丫子通红的,连忙端了热水送过去。桂姨看到大夫没请来,真是全身的疼痛和所有的怨气都直撒在阿诚身上,用那只好胳膊抓起笤帚就开始朝阿诚身上打,阿诚只能满屋子地跑,边跑边求饶。桂姨瘸着一条腿,却也能堵着阿诚,死命拉着阿诚一只耳朵,把他往门外推,“滚,滚出去!要死要活都不管老娘的事!快滚!”然后重重地关上门。


阿诚只能边哭边拍门,嘴上还在求饶着,他看了看天,风紧雪急,一晚上都被关在外面,冻也冻死了。他看过太多个被冻死的流浪儿,每次桂姨都在旁边指着说,“要不是你娘我,你就跟他们一样了。”


阿诚并不想跟他们一样。


可是桂姨的心也跟上了冻的钢铁一样,又硬又冷,根本不予理睬。


求到最后连阿诚自己都绝望了,也是穷人的孩子懂事早,在他还没有开始真正生活时,却已有了死的觉悟。


 


他拍了拍邻居的门,想要躲一躲,也没有回应,不知是不想惹事,还是没有人。阿诚裹紧了衣服,躲在弄堂里稍微避风的地方,感觉身上的热度一点一点的流走。


 


阿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都快要睡着的时候,弄堂口走进来了一个人,他还奇怪谁这么晚了还在外边,就见那人大步走到了自己身边,喘着粗气,似乎有些害怕地轻声叫了声,“阿诚?”


阿诚抬头看了那人一眼,他背着光,根本看不清人脸,只能看出他是个成年人。那人看见他有动静,连忙脱下了大衣将阿诚整个裹了起来,抱进怀里,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
 


“阿诚你先别睡,先跟哥哥说说话,我找个暖和地方。”那人抱着他快步向着弄堂外走。


“叔叔,你要带我去哪?”阿诚打着抖问了句。


“叫什么叔叔,叫哥哥!”那人低头看了阿诚一眼,虽然在责怪,却并没有凶狠的语气。


“……哥哥。”阿诚犹豫了会,低声叫了声。


那人带他进了一个离家不远的小旅馆,把他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,就去倒热水给阿诚,然后湿了个手巾给阿诚擦脸擦脚,阿诚脚冻得已经没有知觉了,那人坐在床边给他搓脚,直到把脚搓热了,给焐在他自己的衣服里。


阿诚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照顾,简直开始害怕了起来,他瞪大眼睛看着那人。那人眼睛里的光阿诚并不懂得。


他勉强扯了个笑容,“我叫明楼。”


阿诚不是没听过这个名字,“明?”


明楼摸了摸阿诚的头发,点了点头。


阿诚不懂。


 


“我知道你不懂,我也帮不了你太久。恐怕你还是得回去。”明楼摸着阿诚的小脸蛋。


阿诚听到要回去就忍不住的颤抖。


“你明早赶在桂姨起床之前等在你家门口,她看你没死,还会让你进门的。”


阿诚哭着说,“哥哥,我能不回去了吗?我什么都会做,你能带着我吗?哥哥,我不想回去……”阿诚爬到明楼身边,拽着他的袖子。


明楼展臂搂紧了阿诚,“我会带你走的,但是不是现在,你再忍忍,快要到了,我……我快要来带你走了……”


“哥哥……我不要回去……”阿诚抓着明楼的衣服哭得稀里哗啦。


“阿诚,阿诚,”明楼拉开阿诚,抹了抹他的眼泪,“别哭了,快睡一会,一会天就亮了,我去下面跟老板说一声。”


明楼站起身,看着阿诚孤苦伶仃坐在床上,“我……要是一会你看不见哥哥,记得自己回家,等着我,我会来接你的……”


阿诚的大眼睛里全是眼泪和迷茫,明楼狠了狠心,转身出了门,他三步两步的下楼跟老板说好先付了帐,一会那孩子会自己出门,不用在意。


当明楼交代完正往回上楼梯时,他就在拐弯处消失了。


 


阿诚眼睁睁地看着围在自己身上的大衣凭空消失了。


阿诚坐在床上瞪着眼睛,想着自己一定遇到了神仙。只有神仙才会在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来救自己。


“哥哥会来接我的,哥哥会来接我的……”阿诚仍然打着抖心里默念着。他并不敢睡,怕一会醒不过来,他扒在窗边看外边的雪,祈祷着神仙快让雪停下来。


阿诚算算时间桂姨快要该起床上工了,他便离开了旅馆快步往家跑。此时雪已经停了,阿诚看了看自己身上又暖和又干净,必定会被桂姨怀疑。


“我忍着,我忍着……”阿诚闭起眼睛在雪堆里打了个滚,把自己滚得又湿又冷,他哆嗦着回到了自己家的屋檐下。


等了大约一刻钟,他听见了桂姨慢慢走出房间,开门的声音,他连忙跪在门口,他要活着,他得活下去,等神仙来接他。


 


桂姨倒是让阿诚进了门,只是她这个样子也着实上不了工了,便叫阿诚跑去跟明家请个假。阿诚倒是也去过明家,只是这回听了,心里扑通扑通地。


他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,就出了门,顺着桂姨交代的路往明公馆跑。


路上都是积雪,踩在脚下咯吱咯吱的,阿诚的脚上依然没有鞋子,可是这次他却没有觉出一点冷来,反而从心里往外都透着温暖。


他在明公馆外等了好久,才有人来拉开大门,是个年纪大的老伯,阿诚这时候冻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老伯看着阿诚的样子也是心疼得紧,拉着阿诚让他先进客厅暖和暖和。


阿诚站在偌大的明家客厅,动都不敢动,老伯问什么都不敢回答。


 


突然他听见正对面的门响了一声,有人从房间里出来,问了声,“吴伯早。”


“大少爷早。”老伯鞠了一躬。


阿诚听到这一声,立刻抬头望向明家大少爷。


明家少爷也看见了门口站着的小孩,走过来问了声,“这是谁家孩子,这么冷得天怎么穿这么单薄?”


阿诚呆立着看着明家少爷。


明家少爷拉着阿诚走进客厅,坐在沙发上,把阿诚抱起来放在腿上,轻声问他,“我叫明楼,你叫什么?”


阿诚瞪大了眼睛,他还记得几个小时之前,一个大叔样的人告诉自己他是明楼,可是那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十七八的少爷。


“明楼?”


 


 




 @月巴的时空旅行 我要是因为写这个秃顶了就是你的锅……

评论
热度 ( 531 )

© 薄伽梵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