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盾冬】Make you feel my love【短篇】一发完/温馨向

-负鱼-:

本期BGM:Make you feel my love-Adele(蠢哭的LO主不知道怎么插入音乐如果要听请自行搜索……)


没有什么比工作日灰扑扑的下雨天还要恼人。到处是潮湿的水汽,见鬼的堵车刺耳的鸣笛,不可避免被沾湿的昂贵外套,还有那只金毛兴高采烈打滚后脏兮兮的狗毛。Bucky独自坐在便利店里看着路边发生的一切,两手插在旧夹克口袋里的完整的隐藏住他的金属手臂。

店员送来一杯热可可,腾起的热气在玻璃上氤氲。

第一口甜腻的滋味滚过舌尖,他和每一个行人都没有分别。生活过的比想象中琐碎。

经常和Steve一起执行复仇者联盟派发的任务,为这个被Hydra折腾的乱七八糟的世界复仇,用他被Hydra改造过的身体。Steve常会担心这是否会触发他某些不好的记忆,他的冬日战士对此表示没什么,而且他很习惯并喜欢和Steve一起战斗。反正记忆不起作用,顺从本能也是不错的方法。

偶尔Bucky也会参加任务结束后的party,前一天还在满身血污拯救世界的人们端着酒杯相互调侃。通常他并不多话,不过有一次参与了那个谁能拿起Thor的锤子的游戏。和传闻中Steve第一次尝试的时候一样,锤子轻微的动了动。

有时候也回到他们两个人在布鲁克林的家里,好好的过个周末。每次任务回来,冰箱里总要扔掉不少东西。自从有一回和Steve去超级市场,伟大的美国队长在蔬菜柜前被认出,并和一框土豆西芹一起被围的水泄不通之后Bucky拒绝和他一起进超市。

一个人坐在便利店等Steve的时候他会很认真的观察眼前的事物,尝试着重新接纳这个世界,或者被这个世界接纳。


离这里不远就是他和Steve重逢的路口。

那里有一座教堂,上帝的影子打在路过的每个人身上。那天他只是路过,确切说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去向何方,只是路过那座教堂时多看了一眼屋顶上那个代替世人受过的耶稣,从不指望自己能被救赎。

下一秒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,厚厚的络腮胡,鸭舌帽的帽檐压的很低,遮住了他的脸。路口的绿灯亮起,他们两个混在人群中间就这样擦肩而过。

他在一瞬间被某种物质牵动不由自主回过了头。由于阴影和胡子的关系,只看清了那个男人湛蓝的双眼。

“Bucky……”几不可闻的呼唤被身旁通话中的男士粗鲁的音质盖了过去,于是没有人听见金发男人说了什么。

他皱了皱眉头,重新走向前方。

那双蓝眼睛很熟悉,但又和他拥有的记忆碎片有所不同。

他在狙击镜里看到过这样的颜色,那是一个目标脖子里佩戴的蓝色宝石。那个人的蓝色眼睛就像那颗宝石,他让那颗蓝宝石碎成千百片,浸透了血液。那双眼睛,也像被打碎过,浸透了哀伤。

他在经过下个路口之前又一次回头,金发男人还站在原地看着他,他恍惚觉得,这个人等了很久。

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久。

心脏鼓噪的他没法思考,有一头雄鹿用他坚硬的双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他的胸腔,妄图穿透他迷雾一般的记忆和这具身体发出呼唤。

“Steve……”

那头雄鹿终于借他的声带和嘴唇发出了这个名字,惊醒了它的雄狮。

Steve拥抱了他,在人来人往的布鲁克林街头。

七十年来第一次,和其他的身体接触,不是为了被改造、维修,也不是为了格杀。一直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雄鹿终于安静下来,蜷缩成安睡的姿态。


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。Steve拿掉他那伪装用的络腮胡,露出了美国队长那张他用拳头熟悉过的脸。无奈的笑着说被孩子们认出来了,造成了一点小麻烦,不得不做一点变装。

他猜想着Steve将要说出的对白,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。然而Steve没有说出任何他不愿面对的尖锐话题。

Steve说他们十六岁的时候,学校里的大块头们终于再也不敢欺负他,因为那个叫James的家伙总能第一时间出现把他们全部揍倒。

说他们十八岁的时候躲在屋顶上喝酒,Steve因此病了好多天,Bucky整夜不睡守在他身边。他的高烧不退,Bucky握着他的手紧皱着眉头,一遍又一遍的亲吻他的额头。

十九岁Bucky第一次和Steve争吵,一气之下答应一个姑娘的约会。直到姑娘生气的指责Bucky心不在焉,他连声道歉然后冲回了他们两个的小树屋。Steve抱着他的素描本,那一页画着Bucky摔门而去的背影。

二十岁Bucky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一条女式的舞裙,然后他自己穿上那条香槟色的抹胸长裙邀请Steve跳了一支舞。最后裙摆绊倒了Bucky,他们一起倒在了Steve的床上。

他们根本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越过那层薄薄的界限,也从没在事后记起过争吵的原因,只记得某一天早晨醒来Steve的左手握着Bucky的右手,谁都不想先放开。

周围已经万籁俱寂的时候他跟Steve回到了那间他暗杀过神盾局前局长的公寓里,所有的痕迹被清理干净,到处都充满了Steve的气息,干净、正直,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无地自容。

床头柜摆放着“他”的半身像,和博物馆里的Steve一样整洁的军装,温柔的笑着。他低头想了想,调动全部的注意力模仿照片上的表情。Steve拿着干净的换洗衣服进来,他带着刚刚学会的笑容转身看着门口呆若木鸡的Steve。

Steve扔下手里的衣物把他拉进怀里,片刻之后他察觉到肩头有一点湿润,脖子一侧的皮肤感觉到Steve的气息烙在上面。那头雄鹿又开始蠢蠢欲动,这一次他在胸腔鼓胀的疼痛之前主动伸出双臂放在Steve的背脊处。

这是一个危险而敏感的部位,他的左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敲碎一个人的脊柱。而Steve把全部的弱点都暴露在他手里。


睡眠对冬日战士来说并不是必要的事情,但Steve的床就像有不可言喻的魔力,他穿着Steve的衣服,安然的在这张窄小的床上睡着,就连Steve把他拥进怀里也没有惊醒。他陷入了长长的梦里,梦里有一个瘦弱的Steve和他的Bucky,他们并肩走在布鲁克林的街头相互调侃,躺在一间树屋低矮的小床数头顶天窗上漏进来的星光。后来瘦弱的Steve变成现在高大强壮的摸样,他们一起坐在嘈杂的小酒馆谈论着战友和未来,在战火硝烟的森林里狂奔。

还有……并肩站在悬崖边任风雪吹满了肩头。


这间公寓里的早晨和其他的并没有不同,滋滋作响的平底锅,煎蛋的香气,和餐桌上两人份的餐具。

他醒来的时候Steve正在把最后一个煎蛋翻一个面。等他洗漱完毕,Steve已经倒好了两杯牛奶,完成一顿简单的早餐。

他闷声不响,不想告诉面前满怀期待的人他在Hydra几乎没有吃过这种温热的食物。戳开蛋黄流出的溏心某种程度就像戳开了他的心,流出了他所有残存的软弱。

吞下你的软弱和肮脏,把Steve的Bucky还给他。冬日战士下定了决心。


复仇者联盟接收了冬日战士,前Hydra最好的“武器”。美国队长的坚持,是BuckyBarnes中士回来了。这个曾经被刻在神盾局英烈墙上的名字。

重逢后第一次任务,Steve没有对他隐瞒内容,于是还没有度过审查期的冬日战士偷偷跟他们一起去了。作为前苏联的顶级杀手,他可以完美的隐藏在飞机的任何角落。而且感谢Steve的据理力争,他没有被带上追踪器。

但这个计划几乎在第一次就被Steve识破了,就在他抢先一步先回到家里把自己收拾干净的时候Steve已经等在浴室门前了。

因为掩护性的子弹飞过的一瞬间Steve就已经识破了,他太熟悉,也太想念。于是美国队长私心的没有第一时间把Bucky找出来,一心一意的执行起任务,和他的Bucky一起。

保护着他,也被他保护着。


他以为Steve生气了,他知道,Steve总是担心他过早的参与任务会引发他的痛苦和不安。然而这件事之后Steve主动和其他人商谈起冬日战士以复仇者的身份正式服役的事宜,随后配合了一大堆手续,为他做了很多份担保函,以及在接受了一系列调侃之后,复仇者内部名单上正式加入了他的名字(他的存在任然不能被外界所接受)。

所以当他顺利的执行完第一份考察性质的任务之后,Steve忍不住在走廊的尽头吻了他。从前种种,都在唇齿间化开,犹如冰雪消融。

第一次他执行完任务后实验室等着他的是温和的技术人员,没有洗脑的仪器,没有荷枪实弹的监视。门口还有一个等着他一起回家的爱人。

第一次他在Steve的床上睡的像一只毫无防备的猫。


那头雄鹿已经不见了,在他又一次能够光明正大的和Steve并肩作战的时候,那头雄鹿像拼图的最后一块,填补上了他心口一道七十年之久的裂痕。

他叫BuckyBarnes,他们本就是一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嗯……说点小废话

主Bucky视角第三人称写的好囧……

一直写短篇,觉得自己挺无趣的。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日常生活,可能爱这种东西,对我来说就存在于生活的琐碎里吧,睡前的热牛奶,或者醒来的一个吻。

就像我喜欢的作家说过的一句话:缘分不是走在街上非要遇见,缘分是睡前醒后彼此想念。

所有现实和尖锐的必须面对都留给其他故事吧,暂时我想给他们一个安安静静的深夜,相互拥抱,相亲相爱。

后面努力写有构架和完整逻辑的长篇去了……

评论
热度 ( 49 )
  1. 薄伽梵歌-提灯白兔-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薄伽梵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